贵州贞丰10死翻船事故:弯道水流急 涉事船只超载4倍
发布时间:2019-05-28 04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5

村干部从家门前匆忙走过时,住在江岸边的董军(化名)才得知,北盘江里翻船了。坠入江中的20余人,大部分是中午同他一起参加村中老人葬礼的韦家亲戚。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多段事发时的视频显示,多名女子扒在几乎已被淹没的船体一侧呼救,江水已至肩膀,而更多的人则顺着江水被冲向下游,有生还者游上岸时,仅穿了一条内裤。


翻船后多人抓扶已被淹没的船舶。 受访者供图


据贞丰县委宣传部消息,5月23日,贵州省黔西南州贞丰县鲁容乡板绕村一艘自建横渡船在北盘江发生倾覆。截至24日下午2时,全船29人中,生还16人、死亡10人、失联3人。5月25日,新京报记者从黔西南州委宣传部了解到,截至当天下午5时,3名失联者仍未找到,搜救工作仍在持续。


生还者李建国(化名)称,他们所乘船只为办丧事的韦家人所租,负责接送隔岸望谟县来参加葬礼的亲戚,事发前他曾说“人太多,危险”,但船主还是让继续上人。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船主有30多年的驾船经验。


贞丰县地方海事处白层海事所所长梁隆开称,侧翻船只为沿江农户生产、生活用船,荷载5人,严重超载,目前船主已被警方控制。他表示,事发前上游董箐水电站排水量从80立方米/秒,增至400立方米/秒,下游水流加急、流量变大,水流纹路发生变化,也会对船只造成影响。他也确认,水电站排水量发生变化时会通知下游。


开了300米船就翻了


5月25日下午,驻扎在江岸边的搜救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船只侧翻处距离乘客登船处仅300米远。


董军称,平时村民乘船,都是在搜救人员驻扎处旁的浅滩上船。记者注意到,这处浅滩位于北盘江与一条支流交汇处,河床开阔平缓。


沿登船点向下游行走不足5分钟,便可见已被打捞在岸旁的事故侧翻船只,一条长约4米的蓝色铁皮船半搭在对岸。据参与救援的人员称,事发次日,当时船只翻盖在河床上,为确保船内无人,多名搜救人员将船翻正后移靠在岸旁。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多段事发时的视频显示,事发时,这艘本是用于村民生产、生活的铁皮船上,船头和船尾都站满了人,头尾处各有一人撑着竹竿将船驶离岸边。


生还者李建国称,当时船刚往下游走不远,就是“S”形的河道,船在这不知道怎么倾斜了,还没摆正,就发生了侧翻。


52岁的李建国是贞丰县的邻县望谟县乐元镇人,事发当天,和他一起乘船的还有10多位同样赶往贞丰县板绕村的韦家参加葬礼的人。


李建国称,船是韦家提前租的,专门用于接送当天从望谟县过去的亲戚。从望谟县到贞丰县板绕村,坐客车至少需要5个小时,当天无法往返,而沿北盘江走,水路只需20分钟,方便很多。


5月23日下午6时许,董军赶到了事发地点。他发现,当时已有几十人赶到岸边,但由于水流比较急,又没有救生设备,无法下水,眼看着落水的人被冲到下游,却没有办法。


一名赤身裸体的幸存者告诉董军:“翻船后被人拉住,不脱了衣服,我可能也游不上岸。”董军还把自己的衣服给了他。


当天,下游的其他铁皮船,就捞到了几具遗体。


事发后,韦家人也赶到现场。20岁的小韦称,他们几人曾尝试下河救亲戚,但是还没游过去,就被水冲往下游,只能折返。


侧翻船舶于事发次日被打捞上岸。 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乘客质疑超载 船主喊“再上几个”


“上午去的时候,船主开的是一条渔船,也坐了20个人左右。”李建国称,当天上午水流没有下午的大,没有发生意外,即使翻船,人应该也不会被冲走。


下午返航时,船主划船到岸边说“回家啦”,李建国看到船上已经有二十几个人就劝人不要上了,怕超载危险,但船主又喊“再上几个”。


板绕村多名村民都认识这位有30多年跑船经验的蒙姓船主。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名船主不仅有渔船、货船,还有一艘80个座位的客船。据上游新闻报道,韦家包船的费用为300元。


负责事发江段安全监管的贞丰县地方海事处白层海事所所长梁隆开称,蒙姓船主确实有客船,也有相关的驾驶证件,但当天北盘江水位较浅,大客船是无法通航的,“但他也不该用生产、生活的非营运船超载营运”。


据2011年起实施的《贵州省乡镇自用船舶安全管理办法》,农民或者居住于乡镇的其他人员用于农业生产、日常生活的非营业性运输船舶,为乡镇自用船舶。这一办法规定,禁止乡镇自用船舶从事营业性运输,禁止超过核定乘员或者超过核定载重线航行。


但在这一办法的处罚措施中,记者未见“乡镇自用船舶从事营业性运输”的处罚措施,对于“违反超过核定乘员或者超过核定载重线航行”,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给予警告,并处以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


梁隆开称,海事部门每年都会对船员进行相关的安全培训,不允许超载。船只的荷载是经过丈量、核算的,侧翻船只荷载5人,如果按照荷载人数,即使5人全集中的船弦一侧,侧翻的几率也是很小的。人越多,危险系数越大。


“如果是上午的水量的话,估计船翻了,人也能救出来。下午水流变急了。”事发后董军想不明白,为什么一条小船,一次敢载这么多人。


事发前上游水电站排水量增大4倍


据梁隆开介绍,事发当天,他带领海事所工作人员到了其他安全点检查,得知翻船的消息后,于当晚开摩托艇赶到现场,当时水位已经上涨,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水位还在上涨。


“上游水电站的排水会对下游航道造成一定的影响。”梁隆开称,他事后到水电站查询当日的排水量,上午是80立方米/秒,事发前的排水量是400立方米/秒,排水量增大,水流加急、水沙的运动会发生变化,形成暗流,这些都会对行船造成影响。


另据上游新闻此前报道,贞丰县地方海事处处长岑绚国证实了事发当日上游水库排水量曾增加的说法,船主在熟悉河道的情况下,突然升高的水位很有可能导致了此次事故,“水小突然变得水大,4台机组就是800个单位流量,有些暗流、暗礁的位置就发生了变化,可能和这个有关系”。 


梁隆开分析,侧翻船只事发地位于江内一处“S”形弯道处,弯道水流比较急,也可能是导致意外发生的一个因素,“我们只是根据当时的情况进行分析,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跟船主进一步了解,但超载无疑是最大的安全风险”。


对于水电站排水量变化前是否会发通知,梁隆开表示,董箐水电站每次排水变化前,都会通知贞丰县地方海事处及海事所,他们也会在接到通知后向船主转达。


鲁容乡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称,水电站在排水量变化大时,也会向乡党政办发相关的消息,由乡党政办转给各村负责人,再由他们通知沿江生活的村民。新京报记者致电鲁容乡党政办,未获回应。


截至5月26日,官方暂未发布事故原因。5月25日下午5时,新京报记者从黔西南州委宣传部确认,3名失联者仍未找到。


据中新网报道,针对这次事件,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5月24日表示,要压实安全生产责任,进一步加强水上交通安全管理,要深刻调查事故原因,严肃追究责任。贵州各地各有关部门要深刻汲取事故教训,迅速开展水上交通大排查大整治,要加大监管执法力度,积极推进联合执法、规范执法,以港口、码头、涉水旅游景点等为重点场所,全力防范水上交通安全事故的发生。


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编辑 郭琛

校对 刘军


Copyright © 2012-2019  www.tasweak.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