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银河系占款天成控股被ST 兄弟公司也吃过这个亏
发布时间:2019-05-28 04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2

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违规担保等问题,或将成为“压死”天成控股的最后一根稻草。5月24日起,天成控股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已变成ST天成。

天成控股的风险是在公司自查时暴露出来的。4月23日,天成控股公告称,公司在自查中发现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及相关审议程序对外担保、资金被占用等情况。根据公告,此次天成控股违规担保、资金被占用指向的对象是公司控股股东银河天成集团有限公司 (下称“银河集团”)。截至公告日,天成控股为银河集团借款提供担保的金额为9230万元(不含利息)。公告称,银河集团书面承诺将在一个月内解决上市公司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的问题。但一个月后,这些问题仍未解决。

一向在资本市场中长袖善舞的银河系,因无法偿还不足亿元的占用资金,而导致旗下上市公司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银河集团这样的“玩法”并不是首次,此前银河系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银河生物也因相同原因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接连越过违规担保、占用资金的红线,银河系从上市公司获取资金,造成旗下仅有的两家上市公司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其中银河生物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在这背后,是银河系面临的资金困局。



被占用9230万资金,天成控股戴帽ST

4月22日,天成控股在关于公司自查对外担保、资金占用等事项的提示性公告中披露,经自查,天成控股存在未履行审批程序向控股股东银河集团提供对外担保的情况。截至公告日,天成控股违规向银河集团借款提供担保的金额为9230万元(不含利息),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7.99%。

公告还表示,目前上述担保事项全部涉诉,相关案件仍在审理中,公司是否应承担担保责任需经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控股股东承诺将积极与债权人沟通,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处置相关资产、合法贷款、转让股权等形式筹措资金,偿还债务、解决诉讼,并于一个月内解决上市公司的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问题。

然而,一个月后,上述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等问题仍未解决。

5月22日,天成控股再次发布公告称,经自查,公司控股股东存在以上市公司名义借款对公司造成的资金占用金额共计9201.24万元(不含利息),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7.96%,控股股东目前尚未解决完成。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4.1(五)条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情形的规定,天成控股股票于5月24日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后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后公司股票将在风险警示板交易。

5月24日,新京报记者就违规担保及控股股东占款等问题多次致电天成控股董秘办,但电话均无人接听。

2018年财报被出具“非标”审计报告

4月27日,也就是天成控股发布自查对外担保、资金占用等事项的提示性公告后不久,公司2018年年报对外发布。

值得注意的是,中审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天成控股2018年度财报进行审计并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与此同时,会计师事务所对天成控股2018年度财报中内部控制的有效性出具了否定意见。

天成控股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对天成控股及子公司最近12个月内的累计涉及诉讼(仲裁)进行了统计,诉讼(仲裁)金额合计约4.46亿元(未考虑延迟支付的利息及违约金),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8.63%。

2018年,天成控股实现营业收入5.10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16.57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40亿元。由此可见,天成控股扭亏为盈的关键在于非经常性损益。

2018年8月11日,天成控股与上海华明电力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签署了《上海华明电力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与贵州长征天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贵州长征电气有限公司100%股权之收购协议》,已向上海华明转让公司控股子公司贵州长征电气有限公司80%股权,该事项本期确认投资收益1.33亿元。

截至2018年末,天成控股的资产总计24.65亿元,但4.56亿元的资产受限,受限资产占总资产比例的4.06%,其中,2054.87万元的货币资金作为保证金受限,2.42亿元的固定资产作为抵押借款受限,4706.56万元的无形资产作为抵押借款受限,价值1.44亿元的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作为质押借款受限。

报告期末,天成控股的资产负债率为50.55%,负债总额为12.4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11.56亿元,流动负债率高达92.78%,短期借款金额为5.44亿元。出售重要子公司扭亏为盈之后,天成控股2019年将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

与2018年年报一同公布的,还有公司2019年一季报。报告期内,天成控股应付职工薪酬为49.26万元,而期初该数据为480.88万元,减少了89.76%。财报解释称,报告期公司支付职工薪酬所致。

占用旗下两公司7亿多资金,银河系资本玩不转了?

公开资料显示,银河集团通过控股银河生物和天成控股两家上市公司,搭建起了银河系上市公司平台。潘琦、潘勇兄弟二人为银河集团实际控制人,二人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2.27%和29.09%。

在天成控股戴帽ST之前,银河系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银河生物也经历了相同的命运。4月26日,银河生物公告称,银河生物及控股股东银河集团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已于1月23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经自查连续12个月累计发生诉讼的情况并结合公司及银河集团被立案调查的内容,公司存在因未履行内部审批及相关审议程序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对外担保及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情形。

据注册会计师对银河生物2018年年报形成保留意见的说明显示,截至2018年末,银河集团非经营性占用银河生物资金3.74亿元,经营性占用银河生物资金2.8亿元,银河集团占用银河生物资金共计6.54亿元,银河生物对此款计提了0.22亿元坏账准备。算上此次占用天成控股的9230万资金,银河集团共占用过旗下两家上市公司7.46亿元。

企查查信息显示,银河集团在2018年8月和2019年5月两次被列入失信名单;2018年8月以来,7次被列入被执行人。银河集团持有天成控股18.34%的股权,已被全部冻结;银河集团持有银河生物47.06%的股权,已经被全部冻结,其中5.13亿股被质押,占其持股比例的99.03%。

从上市公司体系来看,银河系已面临重重困难。

擅长资本运作的银河系在2013年进入天成控股。2013年,天成控股收购了北京国华汇银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国华汇银”),后者为第三方支付服务商,持有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天成控股持有国华汇银100%的股权,银河集团是天成控股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18.34%,因此,银河集团是国华汇银的间接控股股东。2016年11月,国华汇银被置出上市公司主体。2018年7月,包括国华汇银在内的4家支付机构牌照未得以续展。

据有理树金服微信公众号消息,2018年4月,有理树金服获银河集团全资入股。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有理树金服公司名称为杭州中佰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其全资控股股东为银河集团。

2018年7月,有理树金服出现逾期兑付事件,当年8月9日,有理树金服微信公众号消息称,股东方银河集团于2018年7月30日通过官网发布了逾期处置前期公告,承诺对已逾期项目提供10%的资金垫付。截至2018年9月14日,有理树金服累计兑付了4569.96万元,其中股东方垫付2189万元。

据萧山公安微信公众号显示,2018年10月14日,萧山公安对“有理树金服”平台案件情况进行了通报,2018年10月10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经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干某、董某骏、刘某等三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陈某已报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请逮捕;专案组民警正在贵州等地出差开展调查取证和查冻资产工作。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银河天成互联网金融业务负责人刁劲松,截至发稿电话无法接通。

新京报记者 张妍頔  编辑 赵泽  校对 张彦君

Copyright © 2012-2019  www.tasweak.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